夕次盱眙县

作者:韦应物

落帆逗淮镇,停舫临孤驿。
浩浩风起波,冥冥日沉夕。
人归山郭暗,雁下芦洲白。
独夜忆秦关,听钟未眠客。

注解

1.次:停泊。 盱眙:地名,今属江苏,地处淮水南岸,唐时属淮南道楚州。
2.逗:停留。 淮镇:地名,淮水旁的市镇,指盱眙。
3.舫:船。临:靠近。驿:供邮差和官员旅宿的水陆交通站。
4.浩浩:盛大的样子。 冥冥:昏暗,昏昧。
5.山郭暗:远山和城郭都被暮色笼罩。 芦洲白:芦苇丛生的水泽一片灰白。
6.秦关:指长安。 客:诗人自称。

译文

落下船帆停留在淮镇,停下船只靠着孤零零的驿站。
风起了很大的波澜,下落的夕阳越来越昏暗。
远山和城郭都被暮色笼罩,人们都回家了,芦苇草丛一片灰白,大雁也回巢休息了。
夜晚孤寂,不禁使我想起长安,听着岸上的钟声我怎么能入眠呢。

赏析

      这首诗是诗人出任滁州刺史路过此地而做,描绘出了诗人的思乡之情以及心中的苦闷之情。
      全诗为首两句“落帆逗淮镇,停舫临孤驿”交代了周围环境,“孤”说明了诗人的孤单。 “浩浩风起波,冥冥日沉夕”写了风起了很大的波澜,下落的夕阳越来越昏暗,为全诗营造了孤寂、伤感的环境。 “人归山郭暗,雁下芦洲白”写了暮色深了,人们和大雁都回家休息了,而诗人还是漂泊在外,流落天涯,有家不能未回,无限酸楚顿上心头,反衬作者客居异乡的凄苦惆怅。 诗中最后两句“独夜忆秦关,听钟未眠客”写了诗人在孤寂的晚上听着钟声,想着家乡久久不能入睡,点明了全诗的竹主旨,独在异乡为异客,禁不住还念家乡的思想感情。